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缘分与命运的化学品
缘分与命运的化学品

缘分与命运的化学品

爱情,是缘分与命运的化学品-
-
  天长地久是实验成功的结果
-
-  我,是天真又傻气的研究生
--
  一笔一画的记着你曾给予的承诺……-
-
  「是她?一个槟榔西施?你找的人就是她?」阿超这个死人,竟然找个槟榔西施来当他的准嫂子,他是想死是不是?-

-  「你不觉得她长得很像小绿姊吗?」-
-
  小绿,就是傅大哥的情人,两人本来已经准备要结婚了,没想到婚前一个礼拜,小绿却死于车祸,害傅大哥从此之后就孤家寡人一个,很少看他谈感情的事。-
-
  「不是很像,根本就是一模一样。」其一模一样的程度,都让他怀疑,他的小嫂子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姊妹?
--
  「可是……她是个槟榔西施……」-
-
  「你大哥应该不会介意吧!毕竟他那么爱小绿姊。」
--
  「说的也是。」依他大哥对小绿姊的爱,他想,就算那个人是男的,他大哥应该也会勉强接受。-

-  「好吧!就是她了。」把这个女生拐回去当他的小嫂子,解救他大哥这么多年来的相思之苦。
--
  「那么谁要去勾引那个女生?」阿超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个正在包槟榔的女孩,她一定不晓得从今以后,她的生活即将变得不一样。
--
  「猜拳。」这还用说吗?阿超这个笨蛋。-

-  什么,猜拳!-

-  「猜什么拳啊!这是你们傅家的家务事耶!我是好心帮你,我干嘛得陪你蹚这淌浑水。我才不要。」真是莫名其妙。要他去找陌生人问她要不要嫁进豪门当富家少奶奶,会被人当成神经病耶!
--
  「猜拳。」傅中博很鸭霸。总之,要他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去追求一个槟榔西施……呃!他不敢想象,所以还是猜拳好了,反正阿超这个笨蛋,每次猜拳都只会出石头,这可能跟他从小就在街头混有关系。-

-  果不其然,拳一出,阿超又出石头,真是白痴到了极点。傅中博连翻白眼,脸上的表情显得很不屑。
--
  「快去吧!我在这里等你。」阿超输了,他就得去钓那个槟榔西施进他们傅家的门,而他这个傅家二少爷则凉凉的坐在车子里头。-
-
  阿超只好垂着两肩走出去,「小姐,妳要嫁进豪门当富家少奶奶吗?」
-
-  「我?你是在说我吗?」裘俐安──裘裘左右看看,确定方圆五公尺之内只有她跟这个下车来,却不买槟榔的人之后,她才惊讶地指着自己的鼻头再问一次,「是我吗?」
--
  这人在跟她讲话吗?
-
-  「是,是妳。」-

-  「嫁进豪门?」他有没有说错?
--
  「对,嫁进豪门。」她没有听错,所以她别再问了。
-
-  「跟你吗?」他要她嫁给他?-
-
  「当然不是跟我。」阿超吓得连退两步,头一转,指着在车上闲闲纳凉,没事做的傅中博。
-
-  裘裘立刻转脸看向车子里头坐着的人。
-
-  「跟他?」那个人长得很帅耶!而她要跟那个人结婚,真的还假的?-
-
  「不是他。」这个笨蛋!傅大哥比中博来得好多了,至少傅大哥不会像中博那样老是欺负他,把他当猴儿耍。
--
  「也不是他?那是谁啊?」这个人怎么这样,讲了老天半,说话却没个重点,到底要跟她结婚的有钱人是谁啦?
--
  「是那个人的哥哥。」
-
-  「他哥哥?」真奇怪,那他哥哥干嘛不自己来,还要他弟弟替他出马?
--
  「对,他哥哥,而且跟他长得一样帅。」-

-  「一样帅!那他为什么要娶我?」奇怪哩!她又没美得冒泡,哪来的帅哥有钱人会杀出来对她情有独钟?-
-
  「因为他对妳一见钟情。」他随便说说,要不然怎么拐她去当博大哥的老婆,难不成要说她长得像另一个女人,所以才有此殊荣吗?
-
-  拜托,如果是他,他听到这种答案,也不会点头答应。-
-
  「对我一见钟情?」她见过那个有钱人吗?他想了想,却一点印象也没有,因为在她贫乏的生命中,几乎没出现过什么有钱人,要是有,她一定会记得。算了,不想了。
-
-  事情还是回归正题吧!
-
-  「如果那个人真的跟车子里头坐的那个人一样帅,他为什么需要用这种方式追女人?他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疾吗?」比如说……呃!不举,她嫁进去之后,就没有幸福可言诸如此类的。
--
  「没有,傅大哥身体好好的,什么毛病都没有。」
-
-  「那他头脑有问题吗?」因为只有脑袋不灵光的人,才会这样随随便便,娶个陌生女子来当老婆。-

-  「没有,他是企业家第二代,将来得接下家族重担,妳说,他头脑会有问题吗?」
--
  「这种事我怎么会知道?」她又没当过企业家第二代,怎么知道那些人的头脑里到底都装些什么?她只知道,有一个有钱人要追她这个槟榔西施,这就够让人好奇的。
--
  「要不然,他到底是哪里有问题?」
--
  「他哪里都没有问题。」阿超气死了。
--
  全世界的人这么多,就独独这个天兵跟嫂子长得像,跟她讲个话,他脑细胞都快死了一堆。-

-  「妳等我一下。」阿超飞奔回去。
--
  「怎么了?事情搞定了吗?」傅中博兴奋的问,以为现在就可以把那个女孩拐回去让他大哥当老婆。
-
-  他大哥一定会很惊讶他送这个礼物给他当生日礼物吧!大哥若收到这样的礼物,一定很高兴。-

-  「还没。」阿超摇头。
-
-  「还没!那你回来干嘛?」传中博没好气地低吼着。
--
  中博真过分!「我为你做牛做马的,还牺牲脑细胞去跟那个没读过书的槟榔西施斡旋,你不嘉奖我,还跟我大小声!」气死他了。「咦?我的八卦杂志呢?」怎么到处都找不到。-
-
  「什么八卦杂志?」阿超干嘛正事不做,在这时候还找什么八卦杂志看,真是无聊透了。
--
  「就是那一本上头有你大哥当封面的那一期。」-

-  「哦!那一本啊!喏!在这啦!」他刚刚闲来没事的时候随手翻翻,顺便打发时间。「没想到妳会看这种杂志!啧!这上头报导的,根本一点都不真实,我大哥才没那么优秀呢!事实上,他脾气坏得要死,还会跟我抢东西吃。」-
-
  「傅大哥会跟你抢东西吃?」有没有搞错?他们傅家这一代是不是头脑有问题?都多大年纪了,还玩这种幼稚把戏,不怕被别人笑啊?-
-
  「那是小时候的事了。」
--
  「小时候的事你干嘛还提!」害他以为傅大哥真被那个槟榔西施给猜中,脑子真的有问题。啧!-
-
  懒得再理傅中博,阿超把杂志抢过来,又奔回裘裘身边。「喏!给妳看,这就是妳要嫁的人。」
--
  「他?!」裘裘把杂志接过来,眼睛立刻一亮,「我知道他耶!他很有名,听说他有很多钱对不对?」全球十大有钱人之一。「你刚刚说他是他们家的接班人?」
-
-  「是的,没错。」-

-  「那他不就很有钱?」-

-  「刚刚就已经跟妳说过了,他很有钱。」她是猪啊!听不懂国语是不是?害他白白喷了这么多口水,真是气死他了。-
-
  「怎样,妳到底嫁不嫁?」要知道她能嫁给傅大哥,算她飞上枝头当凤凰,她别拿乔,别自以为了不起,毕竟这种好事可不是常常都有的。
--
  「唔……你让我想想看。」裘裘觉得这事她还需要考虑看看。
-
-  「什么,妳还要想想看!」这个女人真是气死他了。「妳想快一点,因为我没多少时间让妳考虑。」
--
  「为什么?」为什么这么急?
--
  因为今天就是傅大哥的生日,而中博要把她当成礼物送到傅大哥手里,让傅大哥把她吃掉。-
-
  全世界也只有中博做得出这种事了,把人当成礼物来送,但这种事怎么好跟当事人说?
-
-  「总之,妳想快一点,别考虑太久。」
--
  「好啦!知道了咩!」啧!催什么催嘛!虽然她没钱,虽然她很想嫁,但她至少是个女孩子家,还是有她的矜持的好不好?-
-
  「妳还考虑什么?有那么好的男人要娶妳,妳当然要赶快嫁啊!」-

-  裘裘打电话跟她妈商量,本来以为她妈会给她意见,没想到当她妈知道要娶她的人是谁之后,一面倒的倒向男方,完全没有站在她的立场上想想看。-
-
  「妳到底还在考虑什么?妳以为往后还有这种好机会找上门来吗?」裘裘别傻了好不好?-

-  「可是就是他的条件太好了……我就是不懂,他干嘛要娶我?」-

-  「妳管那么多做什么?总之他要娶妳,要娶的人是妳,妳只要知道这个,妳就该谢天谢地,谢谢妳妈我把妳生得那么美丽就行了。」裘裘这个笨丫头,干嘛还管那个男的为什么会看上她,「拜托,他就不能单纯的只是看上妳的美色吗?」-
-
  「妈,妳女儿我没有美色好吗?」她充其量……唔!只能称得上是可爱,所以她妈别想太多,OK?-
-
  「不管怎么样,妳就是点头,就是答应就好了,不用管那么多。」他们家的屋顶会漏水,而转眼间,梅雨季就快到了,难得老天爷送上这个大好机会,让他们裘家从此以后可以吃得好、睡得饱,再也不用担心刮风下雨,这个笨裘裘竟然还对人家说什么她还需要时间考虑!
--
  拜托,她还考虑什么啊?当然赶紧点头说0K。-
-
  「可是他要是有别的居心怎么办?」裘裘很怕着了别人的道。
--
  「什么别的居心?」-
-
  「就是……唔!来个仙人跳什么的。」哎呀!她不知道啦!她只是随便说说、随便举例,妈干嘛问得这么认真。
--
  「裘裘,妳说,我们家每天三餐吃什么?」
-
-  「妈,妳真是爱说笑,我们家哪有那个经济能力吃三餐啊!妳忘啦?我们家是不吃晚餐的。」所以他们家一天只能吃两餐,够可怜了吧!
-
-  「妳也知道我们家穷得很可怜,妳说,我们家还有什么可以让别人心生歹意,好让人觊觎的?妳说啊!」裘母很火,一直吼,一直问。-
-
  裘裘被问得头垂得低低的,半句话也不敢吭一声。-

-  「妳马上给我答应。」裘妈妈气得也不管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在家,手指着外头,要女儿马上嫁。-
-
  「是的,遵命。」-

-  裘裘挂了电话,马上就去跟阿超说:「OK,没问题,我嫁,我愿意嫁。」-

-  因为她妈很凶咩!她怕自己要是不答应,回家之后会被她妈打死。
-
-  「为什么我要打扮成这个样子?」穿著莲蓬裙,头上还得打个大大的蝴蝶结,这样很好看吗?-
-
  裘裘照照镜子,觉得镜子里面的人滑稽得像是个小丑。-
-
  「你真的觉得我这样……唔!适合吗?」裘裘问那个执意要把她打扮成这样的人,听说他是傅家二少爷,就是她要嫁的那个人的弟弟。-

-  很奇怪,明明是他选中她的,但是他看她的目光却很不屑,不大想理她的样子,可……怎么会?明明是他选中她的不是吗?
-
-  应该是她想太多了。妈每次都这么骂她,说她老爱操心一些有的没的。因此裘裘把脑中的想法给甩开,要自己相信这个人是好人,他对她没有恶意。
-
-  只是她这身打扮……她低头再看看,她虽然没什么审美观,但是这衣服很夸张,而且夸张得很可怕。-

-  「这衣服真的适合我吗?」裘裘真的很怀疑。-
-
  「很适合。」傅中博冷冷的回答她。-
-
  「可是这样打扮……很像一个礼物耶!」她低头看着,觉得自己像个赠品。-
-
  「我知道。」因为她本来就是一个礼物,一个他要送给他大哥的礼物,但他才懒得跟她解释那么多。「来人啊!把那只大纸箱拿进来。」-

-  「是的,二少爷。」
-
-  他一声令下,马上就有人听令行事,让裘裘看了好羡慕。
-
-  原来有钱人这么神气,做什么都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,只要说一声就可以了。这个好,这个要学起来,因为她也即将是个有钱人了──「进去。」傅中博冷冷的嗓音打断她美好的幻想。
-
-  她正想着以后她要怎么奴役下人之际,他便开口要她进去。
--
  进去?「进去哪里?」她眨眨眼,不是很懂,因为这里就是房间了,她还能进到哪里去?-
-
  厕所?-

-  浴室?-
-
  他想干嘛?
-
-  她是他未来的大嫂耶!他怎么可以叫她进到浴室去!他……他想对她怎么样?
--
  裘裘突然紧张了起来,一只小手紧紧的揪住衣襟,很怕被他给怎么了。
-
-  传中博看了觉得真是万般无奈。
-
-  这个白痴!她是很像他以前那个准嫂子没错啦!但脑袋瓜子……唉!不知道装什么浆糊,他很怀疑,他大哥会喜欢他这个生日礼物吗?
--
  傅中博翻了个白眼,指着那只大纸箱说:「进去箱子里面。」
--
  「什么,进去箱子里面!」他头壳坏了吗?为什么要她进到箱子里面?「我才不要哩!」-

-  她居然敢说不要!他有没有听错?-
-
  最后傅中博不只让人将她装箱打包好,抬到他大哥的房间去,他还嫌她吵,所以要人把箱子拆了,用胶带把她的嘴巴先封住,手脚绑好再丢进去。
-
-  这个死人,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!-

-  裘裘气得在箱子里头抗议,但没人理她。-
-
  
--
  「这是什么?」当傅中恒一看到那只大箱子,而且那只大箱子还会动,看起来怪恐怖的。-
-
  「那是你的生日礼物。」傅中博很得意的宣布。那是他的得意之作,是他送给他大哥的大礼。
-
-  「我的生日礼物!」那么大一个!
--
  傅中恒愈看愈毛,觉得弟弟有可能想个怪主意来整他,他连退了好几步,才敢问他弟弟,「里面是什么?感觉像是活的东西。」-
-
  「是活的东西没错。」他没事送个死人给大哥干嘛!当然是活的啰!-
-
  「你送一只大狗给我?不会吧!你明知道我没时间养狗的。」他每天忙得要死,而中博又不肯来公司帮他,害他只能操劳个半死。
-
-  「不是狗。」他大哥的脑袋只想得到狗吗?不能想些其它的吗?
-
-  「不是狗?那是什么?」-

-  「你自己拆开来看看不就知道了。」
-
-  傅中博笑得贼兮兮的,看得傅中恒心里毛毛的,「你该不会送给我什么怪东西吧?」
--
  「不会,你弟弟我这么善良,怎么会送给你一个怪东西。相信我,收到这个礼物,你只会心花怒放,你会很爱很爱它的。」傅中博说得眉开眼笑,得意洋洋。-

-  「真的?」傅中恒倒是很怀疑。
-
-  「真的!不信的话,你就拆拆看啊!」他大哥干嘛一副很怕他害他的样子,他在他大哥心里的形象没那么差吧!「快啦!你该不会怕我在里头藏着大蟒蛇吧?」-

-  「你要是真的藏了大蟒蛇我还不怕。」
--
  「那你怕什么?」
-
-  「怕你嘴角噙着的那抹笑。」弟弟脸上的笑容太诡异,像是在算计着什么,让他觉得很怪……但,算了,他们兄弟一场,他太了解中博了,中博虽爱玩、虽爱闹,但也不至于玩出人命来,所以,拆就拆吧!谁怕谁?
--
  傅中恒动手把箱子给拆了,而里头的活体生物抬起可怜、水汪汪,好象哭过的大眼睛看着他。-
-
  傅中恒像是见到鬼似的,赶紧把那个活体生物塞回去,把纸箱封一封后,迅速的跑出去。
--
  「大哥,你在干嘛?」傅中博追了出去。-

-  两兄弟开始对骂了起来。
--
  「我才想问你在干嘛哩!不是说要送我生日礼物吗?」为什么中博送来一个女人!-

-  「那是你的生日礼物没错啊!」-
-
  「你送一个人给我当生日礼物?你疯了是不是?」他要个活生生的人干嘛?
-
-  「我才觉得你疯了哩!大哥,你刚刚到底有没有好好的看那个礼物?你不觉得她长得很像小绿姊吗?」像他那个无缘的大嫂,还没嫁进他家就已经死了的大嫂。
-
-  像,就是太像了,所以傅中恒一撞见那两潭温泉水似的水眸大眼睛,才会像见鬼似的拔腿就跑。
--
  他太惊讶了,没想到这世上竟有那样相似的两个人!
--
  「但是无论她们两人多么的相似,她依旧不是小绿。」而中博干嘛送他那个很像小绿的女人?-
-
  「不是小绿姊有什么关系,反正她们很像就好了啊!我知道这么多年来,你一直没办法忘掉死去的小绿姊,为了小绿姊,你还打算这辈子就这样打光棍下去。」-
-
  「我没有打算打一辈子的光棍。」中博别乱说。
--
  「没有?」
-
-  「没有。」傅中恒回答得很肯定。
--
  「那妈帮你介绍的那几位名媛千金,你为什么每个都看不上眼?为什么每个都不要?」
-
-  「她们不是我要的STYLE。」
--
  「那我可以请问一下,你要的STYLE是什么吗?」傅中博不客气的问。
-
-  「那些名媛淑女都是有气质、有姿色的人选,但你看也不看,就说每一个都不适合你。我倒想问看看,你要的是什么样的女人?什么样的女人才符合你要的STYLE?」-

-  「我……」傅中恒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--
  好吧!他承认,他的确是除了小绿之外,谁都不要。
-
-  「那个女孩不是小绿。」他不能随便找个替身就去爱她。
-
-  「你管那么多干嘛?反正她长得像小绿姊就行啦!只要她能让你产生移情作用,你管她叫什么名字。」那女人要叫阿猫、阿狗也不关大哥的事。-
-
  「总而言之,你到底要不要那个礼物?我先告诉你哟!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她的,而且她家里很穷。」-

-  他调查过那个叫裘裘的女孩。天哪!他没想到在台湾,还有人穷成那副德行,她家根本不像是人住的地方,家徒四壁不说,房子还会漏水。-

-  「如果你不要她,那么她得回去卖槟榔。」这事他得先跟大哥说清楚。
--
  「她是槟榔西施!」傅中恒万般惊讶。-

-  「怎么,你看不起槟榔西施啊?」他大哥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人啊!他本来还以为只有他会瞧不起槟榔西施,原来大哥也是。-

-  「不是。」他只是很难想象,那么像小绿的一张脸,却必须过那种逢迎、卖笑的日子,他的小绿……
-
-  傅中博看到他大哥开始面有难色,想必他大哥的心意已经动摇了起来。-

-  「你不要她了是不是?那我就送她回去哟!」傅中博装腔作势,假装要进屋里去搬那只大箱子,假装要送那个女人回去。-

-  「等等。」傅中恒连忙叫住他。他似乎没办法忍受那个女人穿得少少的,在寒风刺骨中还得巴结奉承上门来吃她豆腐的客人的画面,因为……-
-
  该死的,她有一张像极了小绿的脸,所以他不忍心。
-
-  「怎么样?」传中博忙着问他大哥的意思,是要送回去还是要留下?-
-
  「留她下来吧!」这个礼物……他接受了。-

-  傅中博扬起了笑。他就知道他大哥根本没办法看这么像小绿姊的女孩回去过苦日子。-

-  他就是抓住了这一点,所以才勉强接受这女孩子是槟榔西施的身分。-

-  「那我走了哟!你好好享用你的生日礼物……哦!对了,差点忘了告诉你一件事,我告诉那个女孩,说你要娶她。」
-
-  「我没有要娶她!」中博怎么可以乱说话!-
-
  「你有,因为你也只能娶她了。你晓得妈对你的婚姻大事有多着急,如果你再不娶老婆生孩子,那么她肯定会把新娘子押到你面前来,逼你们两个在她面前办事。你想要那种结果吗?」
--
  「你在恐吓我?」-

-  「我没有,我只是跟你点明妈会有的反应。」他们的母亲是标准的山东人个性,一惹毛她,她就什么都不顾了,不择一切手段,只要完成她想要的目标。
--
  「我认为那个女孩之于你而言,算是不错的人选,你不觉得吗?既然你正如我所料,没办法弃她于不顾,我今天就通知爸妈,叫他们可以开始着手筹备婚礼了。」
--
  怎么样,他这个弟弟当得还不错吧?-
-
  「爸妈能接受一个槟榔西施当我们家的媳妇?」
--
  「当然不可能,但是我做事,你放心,我会帮她弄个虚假的身分,瞒过爸妈的。」
-
-  反正爸妈人在国外,大哥就算要结婚,也得回美国去,而一旦到了美国,大哥的婚礼就可以举行得比较低调,美国的狗仔队也不会这么闲,还跑来台湾调查那个女孩的身分。
-
-  「总之,我什么都帮你想好了,倒是你……」-
-
  「我怎么了?」傅中恒不觉得他有什么问题。-

-  「你还不进去看你的小新娘吗?她可是被我封在那只大纸箱里足足有……呃!」他看了一下时间,「有半个钟头了,你再不去救她,我怕她会闷死……」-

-  傅中傅话还没说完,傅中恒拔腿就往屋里跑。-

-  看吧!他就说他大哥光是冲着那张脸,就会很在乎那个女孩吧!大哥还死鸭子嘴硬,说他没有。-

-  啧!别骗人了吧!
--
  迅速的拆了纸箱,看到里头的人儿还好好的,傅中恒这才松了一口气。他抱她出来,还将她嘴巴上的胶带跟绑在她手脚上的绳子一一解下。
-
-  「妳还好吧?」看她一脸受惊的表情,想必他跟中博都吓到她了。「对不起,我弟不是故意的,他只是开妳玩笑。」-
-
  「这个玩笑开得一点也不好玩,一点也不好笑。」她刚刚在纸箱里不知道被关了多久,吓都吓死了。
--
  她这才想到,自己真是见钱眼开,也没查清那个人的居心,不知道他对她到底有什么企图,他说什么她就相信,真是蠢到了极点。要是他是个杀人犯怎么办?
--
  她在纸箱里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,以为自己快要死掉了,幸好他及时来救她。-

-  「我吓死了……呜呜呜……」裘裘哭得好大声、好委屈,一看到他来救她,知道自己不会死,顿时松了一口气,紧绷的情绪一下子全放松开来,她一头往他坏里撞去,放声大哭,把他的亚曼尼衣服当成抹布使用,一下子抹眼泪,一下子擦鼻水。-
-
  傅中恒也任由她这样做,因为她哭的时候,竟然也跟小绿一样,一哭,眼睛就红……
--
  她让他想起小绿,让他无法舍弃她,不管她。-

-  他紧紧的拥住她,要她别哭了,「等中博回来,我教训他给妳看,要他以后不可以再那么闹妳了。」-

-  「那根本不是闹,他是故意的,他一定看我不爽,不喜欢我,所以才故意拿个大箱子来把我装住,还要我穿这么可笑的衣服。」呜呜呜……她丑死了,而他……他怎么这么帅!-
-
  他看到她的丑样子,怎么可能会爱她,会想要娶她!-
-
  他弟那个大坏蛋,耍着她玩也就罢了,还把她丢到大帅哥面前,让她出尽洋相。
-
-  呜呜呜……她好可怜喔!-

-  「听说你对我一见钟情,这是真的吗?」像他这么帅的人,也会对她这个平凡人一见钟情?
-
-  她赶紧擦擦眼泪,希望大帅哥对她的印象好一点。-
-
  「是的,我对妳一见钟情。」就在刚刚那一刻,她哭的时候表情超像小绿的,他发现他就像中博讲的那样,他根本不在乎她是谁,只要她长得像小绿就好。只要她长得像小绿,他就会爱她。-

-  「可是我刚刚一直哭耶!」她一哭,鼻子就会红红的,这样还会美吗?「那样你还会喜欢我吗?」
-
-  「喜欢。」他斩钉截铁地点头。-
-
  裘裘发现爱情真伟大。原来只要喜欢上了,不管她以多么丑的姿态出现,都会变得很迷人。-

-  像刚刚她明明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,但有爱果然就不一样。她那么丑,而他竟然还说他很喜欢她!-

-  「你到底在什么地方对我一见钟情的?」为什么她一点印象也没有?
-
-  「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」他不想让她知道小绿的事,不想让她知道自己之所以喜欢她,纯粹是因为她像另一个女人。
-
-  「你是我以前的顾客吗?」裘裘以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,没得到正确答案,死不干休。-
-
  「妳的顾客?」-
-
  「我卖槟榔的顾客。」她提醒他。-

-  哦!原来是那种顾客。「不,我不吃槟榔。」
--
  「看得出来,你的牙齿很整齐、很漂亮,你一定连烟都不抽,对不对?」
-
-  裘裘着迷地看着他帅气的脸庞。她觉得长得好看的人真好,单是看着他,她就觉得好幸福。-

-  「是的。」她讲话的口气好象小孩子,这一点就跟小绿不一样。小绿十七、八岁时,就像个老成的学究,开口闭口之乎者也的,是个小八股。-

-  原来她们两人除了面貌一样之外,其它的没一处相像。-

-  「那你是去我的槟榔摊买饮料吗?」-
-
  「唔……是的。」他想想,还是点头的好,免得她继续问下去。他跟她交集的地方太少了,他实在想不到自己还能骗她他在哪儿见过她,在哪儿对她一见钟情的。
-
-  「今天是我生日,我们别说这些。妳不祝我生日快乐吗?」赶紧把话题兜开,傅中恒怕再扯下去,他说的谎就会没完没了,一直绵绵不断、延伸下去。-

-  「今天是你生日?」-
-
  「怎么,中博没告诉妳?」
--
  「中博是谁?」裘裘一脸疑惑。对于那个名字,她很陌生。
--
  「中博是我弟弟,就是那个把妳装在箱子里的人。」
--
  「那个可恶的男人!他才没告诉我呢……厚!」她突然想到了。「今天是你生日,所以他才把我打扮成这副模样,他把我当成礼物送给你了是不是?」
--
  如果她知道自己会被当成礼物送给他,那……她偷偷觑他一眼。-
-
  好吧!如果她早知道那个可恶的人要把她当成礼物送给他,那她可能会心甘情愿把自己装到那个大箱子里去,乖乖的、不吵不闹给他一个大惊喜,因为他真的很帅、很好看又很温柔。
-
-  她不懂,像他这样的优质男人,为什么会喜欢她?
--
  一见钟情?-
-
  他看中她的到底是什么?
-
-  他看到她的时候,她穿得很露吗?
--
  唔……看他的样子,她并不觉得他是个色欲熏心的大色狼,所以搞不好是他看到她拿吃不完的饭菜给流浪狗吃的时候。-
-
  她很有爱心,一定是她好人有好报,所以者天爷才会赏给她这样一个优质的好男人。-
-
  「对了,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?因为你临时才告诉我今天是你的生日,而我却什么也没准备,真不好意思。」
--
  「妳不用准备,因为妳能出现,对我而言就是最好的礼物。」他压根没想到,「小绿」会有重新出现,站在他面前的一天,这对他而言已是最大的惊喜。-

-  她就是他最好的礼物!-

-  他当真这么喜欢她?-

-  听到他的话,裘裘心都融了。
--
  「所以妳只要陪我……唔!妳吃过饭了吗?」传中恒突然想到,以弟弟的个性,极有可能没想到她也会肚子饿。-
-
  「还没。」他那个没良心的弟弟,压根就没给她饭吃,就直接把她关在纸箱里。
--
  「那么就陪我吃顿饭吧!」他一直很想再像从前那样,跟小绿手牵着手,一起逛街、一起用餐、一起看电影。
--
  「可以吗?」她可以陪他吗?-
-
  「可以,可以,当然可以。」她是他的头号FANS,陪他吃顿饭,有什么难的。「我们现在就走吧!」
-
-  「等等。」他拉她回来。-

-  「怎么了?你肚子不是很饿吗?」为什么还拉她回来?-
-
  「妳得换下这身装扮。」他是不介意她这么穿啦!但他怕她若穿这样出现,会把路人吓坏。-
-
  「对喔!可是我没有衣服耶……」怎么办?穿这样回去换吗?-
-
  一样很难堪。-

-  「没关系,我房间有妳能穿的衣服。」-
-
  她能穿的衣服?-
-
  为什么他有?
-
-  裘裘满脑子的疑窦,觉得奇怪,倒也乖乖的跟着他上楼。到了他房间后头,那是一间更衣室。-
-
  更衣室里分左右两边,左边是男生的衣服,应该是他的,而右边则是排放着女孩子的套装、洋装、小礼服……所有的衣物应有尽有,就连配件都整整齐齐的排放好。-
-
  他房里的更衣室,很显然的有另一个女孩子在使用。-
-
  「这些全是你的?」-
-
  「不是我的,是我……」唔!该怎么说呢?傅中恒想了想,决定用一个比较安全的答案,「是我以前的女朋友的。」
--
  他以前女友的!而她……「她把她的东西全搬来你这里?」-

-  他们两个曾经同居过,他连自己的空间都分一半给那个女生,而且就连分手了,他依旧没把那个女生的东西丢掉……
--
  这意味着什么?-

-  他还喜欢他以前那个女友?-
-
  他还对她念念不忘吗?
-
-  裘裘侧着头,看着他,半晌才问他,「那她呢?为什么你们最后没在一起?」-

-  「她走了。」-

-  「走了?」是分手吧?
--
  裘裘想再追问下去,但她很明显的看得出来,他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。-
-
  或许,被拋弃的人是他,所以他不想谈。
-
-  算了,反正是他过去的情史,而谁没有过去呢?像她,没有什么家世、背景,长相也算还好,但她不也是有几段纯纯的恋情,要是每个人谈个恋爱都要翻旧帐,那还要不要在一起啊!-
-
  裘裘这么一想,也就释怀了。反正那个女孩走了,而这个男人、这些东西她全部接收,所以她才是最大的赢家。放弃眼前这个好男人,是那个女孩的眼睛瞎了,她没福分。
--
  裘裘快乐的把衣服一件件拿出来放在身上比着,还问他意见,「你觉得这件好看,这是这件?」-
-
  「都好看。」
-
-  她问他哪件好看的时候,让他有点错乱,时间好象拉回了从前,小绿还在世的时候,她也最爱像裘裘一样侧着头,甜着笑问他,穿哪一件好呢?
--
  小绿……-

-  傅中恒一伸手,紧紧的把裘裘搂在怀里,「妳再也不要离开我了……」
--
  他再也不能承受失去她的痛苦。「妳答应我,说妳再也不会离开了。」-

-  他抱得她好紧,好象他已经压抑很久、很痛苦似的,而她也搞不清楚,自己为什么在他心目中会这么重要……
--
  好吧!如果她对他而言真的那么重要,那么她愿意给他承诺。-

-  裘裘紧紧的将双手环抱住他,说:「我再也不会离开你,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,你别难过了。」-

-  看他如此伤心、这么难过,害得她心情也变得闷闷的。